半调共盟军

GOGO!!SuperRay!

【短篇部】2017(羲峰论坛征文)

【预告】

2017年,在行内早已被后辈们叫做Ron哥的吴卓羲合约即将期满。所以在这一年他只有一套戏,从年头就开拍,一直到五月,然后戏会在他期满之后的11月,作为台庆剧上映。

…………

进到别墅大厅,他就看到了林峰。


宽大而嘈杂的宴会厅,他在这头,林峰在那头。


不如不见。

…………



--------------------------------------------------



【序】

2017年,在行内早已被后辈们叫做Ron哥的吴卓羲合约即将期满。所以在这一年他只有一套戏,从年头就开拍,一直到五月,然后戏会在他期满之后的11月,作为台庆剧上映。

年届四十的吴卓羲第一次不演某人的哥哥,某人的老公,这次他要挑战有个十几岁叛逆儿子豪门老爸,他有老婆,有身家,更有着亚洲第一的酒业公司。

他更有一个被称为为香港之宝的世界级著名品酒师。

当他拿到本子的时候,有点走神。看了看那个和自己并排印在一起的名字,一瞬走神。

吴卓羲,林峰。

林峰,吴卓羲。

林峰曾经是他的宝。



【起】


吴卓羲缓慢的睁开眼睛,这才发现自己居然又靠在沙发上背台词的时候睡着了。他望着头顶上装修豪华的吊顶,发现睡着之前背的台词一句都想不起来了,不过不要紧,等到了场上,面对着合作的同事们,他就会记得起来了。后辈们管这个叫做天才,只有已经被磨砺得时日够久的自己才知道,这不过是些累积的经验。

他起身进卧室的时候,听到自己的脊椎唠唠叨叨的跟自己抱怨着,不要再每晚每晚的睡沙发了,年纪大了小心腰椎不好……

他转过身去换衣服,把背影留给巨大的穿衣镜,照出卧室里干净整洁的床铺和敞开的窗帘外照进来淡金色的阳光。

今天剧组要开镜拜神了,他和林峰,终于不得不见。

当然,这些年来他自然是不可能没有见过林峰的。那么小的香港,即使林峰已经不在无线,有时候也会在某个朋友的婚礼,某个朋友的孩子满月甚至某个朋友的葬礼上遇到。

宽大而嘈杂的宴会厅,他在这头,林峰在那头。

不如不见。

他继续的扣上衬衫纽扣,一颗一颗,犹如前行的时间线……顺流而下。突然的心血来潮,跳了一颗,直接扣了更下面的一颗。

转身面对镜子,看着那颗被漏掉的扣子,却仿佛扯歪了整件挺括的衬衫。他扯了扯嘴角,最终还是把那漏的一颗扣上了。

他和林峰,就是那颗必须扣上的扣子。



拜神的地点是公司新租的一个外景地,独立市郊的豪华别墅据说是某富豪移民之前的宅子,TVB租下来之后传媒还大肆宣传了一番,说无线富家戏又上了个档次。

进到别墅大厅,他就看到了林峰。

他穿着简单的黑色西装西裤,身体挺直的站着,亲切礼貌的和一些见到偶像围拢来的后辈艺员们讲讲笑笑。

挟着新晋影帝的光环再和老东家合作,今天的林峰彻底脱去了一身的稚气,周身环绕着名为成熟优雅的气场,隐隐的把他和周围那些同他攀谈着的后辈隔开了来。在星光熠熠的会场里,他完全不受干扰的散发出独有的光晕。

但是吴卓羲眼里的那个男人,就在热闹的片场里,一个人寂静。

跟几个交好的同事和后辈们打了招呼,吴卓羲和林峰看过来的眼神遇上。

林峰轻笑,眼角向下弯弯,吴卓羲点点头。

擦肩。



【承】

拍戏的进度比之前预计的更加缓慢一些。

天气好的时候,一大帮人和更多的助理,桌椅装备都散布在外景地的草地上。一把把的大阳伞,就好像突然冒出的毒蘑菇,鲜艳得扎眼。

而有几个待场时凑在一起连线打机的小子更是每每发出巨大的笑闹声,每次一阵哄笑,所有的工作人员都往那个方向看过去。

跟吴卓羲呆在一个大伞下遮阴聊天的监制说,下次绝对不能放这几个小子再一起搭戏了,完全把这儿当作来郊游!

吴卓羲放下剧本,递了一瓶乌龙茶给监制说,小孩子就该是这样的。

他却想不起自己的PSP和DS是收在了公寓的哪个抽屉。





吴卓羲从来没有和林峰在场下对戏。

但是他们的戏很少NG,大多都是一条过。看的导演在场下咬牙切齿,旁边的演员心惊胆颤,那些年轻的后辈们更是瞪大了眼珠子,这么厉害的飚戏场面,几年都看不到一次。

结果戏的进度却更加缓慢了。

这是个诡异的现象。虽然年纪大的艺员们都被他们的表现激得火花频发,但是年轻的艺员们都被震慑住了,结果就连平时的水准都发挥不出来,频频NG。NG之后他们有些心虚的偷偷看吴卓羲林峰,但是下次打板还是问题百出的NG了。尤其是演他儿子的那个男孩,才17岁吧,这场戏正好夹在他和林峰中间,又有吵架,等下还要动手,小孩子的表情几乎有些惊恐了。

吴卓羲想,我们应该把脚步放下来些,我们吓到那些小孩子们了。

但是上到场上,这个世界却仿佛真的只剩下了他和林峰。

他看着林峰那双寂然的眼睛,说,快点,快点,再快点吧……我们就这样,老去。

都好。



中午休息的时候,吴卓羲坐在椅子上吃盒饭,那几个打机的小子碍于林峰的名声和淡淡礼貌的疏离不敢拢去,却都挨在了他周围打闹。结果他儿子凑过来看了看吴卓羲碗里的叉烧饭,突然凑到他耳边说,老爸,还是林峰大牌啊,他那边的盒饭都丢在一边!我刚刚看到他个助理给他送了碗东西,汤汤水水,不知道是不是海鲜粥啊。

吴卓羲敲了敲小子的头,却皱起眉头看向林峰的方向。

那个人坐在那里,台词本丢在大腿上,看着端碗给他的助理安静而歉意的微笑。

是胃疼了吧……

转回了头之后吴卓羲想起那次去大马,他靠在自己的怀里,猫样的轻轻磨蹭着。他把药递到他嘴里的时候,指腹碰上了他的唇,像个吻。



下午的戏一开始是林峰和他儿子的对手戏。林峰抓着少年身世的秘密要挟他背叛养他长大的爸爸。

林峰的演技就好到下戏之后,他儿子还在说,林峰果然好可怕!刚刚我被他吓得台词都不记得就只好点头了!

吴卓羲想了想,又摸了摸儿子的头,有些事情,你们不懂。



第二场戏吴卓羲和林峰。

就位后,似乎连等着埋位的艺员们也围了过来。

几乎不等吴卓羲调整好情绪,林峰已经开始说着大段的台词。

吴卓羲拉着林峰的衣领,仔细端详他似乎又变得更加瘦削的脸庞,看他用一种狰狞的神情盯着他的眼睛,看他的额头上渐渐渗出细密的汗珠。


林峰,胃真的很痛吧?

吴卓羲,演戏的时候我就忘了。



说完台词,吴卓羲要就着拉住林峰的姿势,扇他一巴掌,导演说,你认真打,我跟林峰说过了他不会介意。

吴卓羲举起左手,林峰已经做好了挨巴掌的准备,他却突然松开了林峰的衣领,换了只手。

这一换手,导演马上喊卡。导演在摄影机后面喊,吴卓羲你随随便便换什么手!重来,直接打下去!



林峰看着吴卓羲,不用换手,我的脸没这么容易破的。



于是打板重来,吴卓羲用带着道具结婚戒指的手刮了林峰一巴掌,一道显眼的红痕在林峰的侧脸上拖了长长一段。

吴卓羲举着手,觉得连着左手无名指的血管一直通到胸口,一阵疼痛。


导演满意的喊卡。

助理催着林峰下去处理伤口。



临走的时候,吴卓羲看着林峰的眼睛。

你受伤了。

我说谎了。

林峰垂眼,终于被助理推着走开。


【转】


那场戏之后,吴卓羲和林峰的两条线就分两头,吴卓羲在香港的写字楼,商场里流连。林峰带了那个单纯热闹的小子出国去了葡萄牙采外景。

那小子走的时候对吴卓羲很有点依依不舍的样子,说,你演我一次老爸,以后都要当我老爸,如果是你带着我去葡萄牙就好了。

吴卓羲笑着拍了他一脑袋,说,滚,我才不要你这么个没出息的儿子。

林峰站在闸口,模糊的眼神,仿佛连整个表情都朦胧了。

一队人入了闸口,吴卓羲转身去停车场取车。

他们都早已过了会在停机坪外看着慢慢拔高身影的飞机放飞思绪的年纪。



那天晚上,他却八年来第一次梦到林峰。

梦到八年来他见过两次的林峰。

私下。


第一次在2012年,李香琴女士去世。

他看着参加完葬礼的林峰一个人默默的支开了助理,一个人取车,一个人开着车满世界的游荡,一个人在开车绕香港转了两圈之后……把车开到电视城附近的公寓楼下,把下巴搁在车窗边的手臂上看着楼上某个黑灯瞎火的窗子。

吴卓羲坐在出租车上,喃喃说,林峰回去吧,那个公寓是别人的了。

林峰就真的开车。

不绕圈,直接去了个熟悉的酒吧。

吴卓羲进去的时候,看到林峰一个人坐在最角落的地方,头靠在沙发椅背上,那双搁在膝盖上的手,攥得死紧。

吴卓羲也跟着握紧了拳头。

只能转身。



第二次,2015年,mimi……车祸。

林峰给mimi举行了小型的葬礼,在专门的宠物墓地,mimi洗干净了一身皮毛,安静的睡在小小的棺木里。

吴卓羲在远远的树丛后面,陪着林峰到半夜。

一直站得笔直的林峰突然就蹲了下去,用孩子一样的方式,哭得很大声。




吴卓羲阻止过自己,一千,一万遍。

他对自己说,走开吧,哭出来是好事。

他对自己说,走开吧,只要八年。

他对自己说,只要八年!

但是八年后,林峰已经没有第二个mimi可以失去了。




吴卓羲还是走出来,从后面抱住蹲在地上孩子一样的林峰。

林峰被他从地上拉起来,转过身固定在自己怀里。

他的头发被露水压塌了,他的脸上满是干干细细的疲累的小纹,下巴上还有颗红肿的痘痘,他的鼻子哭的红红的,他的眼睛……

他的眼睛在泪水的背后,失去了所有的神采。

林峰把双手放在他的胸前,抓着他的衣领,脸埋在他肩窝里,大声的哭,


吴卓羲,我们个女,没有了。



吴卓羲用力抬起他的脸,和自己的脸贴在一起,他听到有人也哭着说,

不要紧,我还在这里。




【结】


杀青前的最后一场戏,在天台。

天台是个好地方,无间道,警匪片,爱情片,都在天台。

吴卓羲和林峰最后一场戏所以也只好,也只能在天台。

下面的保护网和身上的保护绳都被再三的检查过了。

场务在天台的栏杆边喊道:第九十八场,天台,林峰吴卓羲埋位!

打板。

林峰穿着黑色的长风衣,站在天台的栏杆扶手上,明明不大的风,却掀得他的风衣,狂肆的摇摆。

吴卓羲站在栏杆前,担忧的看着那个决绝的男人。

林峰说:“我用尽办法,到最后还是输。”

吴卓羲说:“只要活着,就有赢的一天。”

林峰说:“如果哪天我不想赢了呢?我就此退出比赛。”

然后林峰毫无预兆的纵身而起。

但是吴卓羲总归是抓住了他的。

他看着林峰的眼睛,认真的说:“这次,我会抓牢。”


戏,杀青。





吴卓羲到公司办手续那天,沿途都有人在跟他打招呼。

Ron,不续约是不是找到了更好的东家?这个时候还在保密,太不够朋友了。

吴卓羲笑着,什么都不说。

吴卓羲去见610,已经初现老态的精明女人,同样也什么都没说,从背后的保险柜里拿出一只牛皮纸袋,慎重的交到吴卓羲手里。

吴卓羲把牛皮纸袋拿在手上,终于闪出一丝疲累。

那个牛皮纸袋,装了他和林峰,不见的八年。

610在他出门的时候,平静的说,走吧,最好出国去,走得远远的。

吴卓羲扬了扬手上的牛皮纸袋,不再回头。










男人把自己的黑色房车停在那栋已经老旧的楼放下。

拨弄了一下头上的帽子,确定没有露出一丝破绽之后,才开门下车。

进公寓大门的时候,已经快要睡着的门卫老头刚刚举起手询问访客信息的时候,他撩起帽子的一角,竖起一根食指抵在唇上,老头愣住一下,然后笑着冲他摆了摆手。

男人又把帽子拉了下来,步伐轻快的走过去按了电梯。

掏出钥匙开门的时候,男人犹豫了一下,终于把钥匙插进门洞里,扭转。

门开出一个黑洞洞的空间。

没有灯,不开帘。

男人突然有些怯了,似乎被那扑面而来的黑暗压迫住了全副呼吸,就要往后退开。

从门后却突然伸出一只手,钳住了他的手,拉住他踉跄的跌进门去。

门关。

是黑暗。


有个声音贴着他的唇说,欢迎回家。





The End










【余】



吴卓羲的幸福,是不用在开始一个八年的时候说,林峰要找个人好好疼你。



林峰的幸福,是不用每每再寻找吴卓羲总是徘徊在暗处的身影。



吴卓羲的幸福,是可以在街上抱着林峰的肩膀,大声笑。



林峰的幸福,是在海边有座小屋,家里的猫猫狗狗们在睡着的他身上随意踩过。



吴卓羲的幸福,是可以在半夜的时候和林峰一起看那个牛皮纸袋说,看我们接吻这张我比你幸福点。



林峰的幸福,是在早晨起床的时候吴卓羲抢在他开口前说,我爱你。





【完结】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10seasons.blog126.fc2blog.us/tb.php/4-741a15e6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